急速懂 - 一站式生活百科知识平台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文化 > 正文

文化

梁实秋散文集有哪些(梁实秋最有名的代表作)

可樂泡飯2023-01-19 14:23:01文化18

在众多当代作家中,有几个人的文章,是我愿意一读再读的。梁实秋汪曾祺沈从文皆在列。提到梁实秋,大家第一反应是他的散文写的极好,另一个反应是他极爱吃。即使没有读过他的任何作品,但也会听说过《雅舍谈吃》。其实他的成就不止于此。

作为中国著名散文家,他一生著作良多,写下了两千多万字的作品,其散文集创造了中国现代散文著作出版的最高纪录。有人曾说“有华人处必有金庸”,其实也有“有华人处,就有人读梁实秋”。梁实秋的代表作有《雅舍小品》、《雅舍谈吃》、《看云集》、《秋室杂文》和长篇散文集《槐园梦忆》等。


梁实秋的散文很好读,轻松自在、诙谐有趣。每一篇篇幅都不长,但金句很多,字字珠玑、常读常新。读的时候,常常让人捧腹,但他知识面极广,笑完了又常常引人深思。究其根本,是因为梁实秋本人博学又有趣。

冰心曾这样形容她的朋友:“一个人应当像一朵花,不论男人或女人。花有色、香、味,人有才、情、趣,三者缺一,便不能做人家的一个好朋友。我的朋友之中,男人中只有实秋最像一朵花。”

梁先生像花,并不是他的如花美貌,而是他的才情。都说见字如面,晚生于梁先生数十年,想一会他的风采,就得读他的文字。


《美是世间治愈一切的良药》中收录了梁实秋的很多篇散文,分为六个篇章:《闲暇处才是生活》,《人生贵适意》,《我在看这里的人间》,《点滴往事心间温情》、《美的东西是永远的快乐》和《人间至味是清欢》。每一个篇章中收录了他的经典散文数篇。

作为创造过出版最高记录的梁先生来说,《美是世间治愈一切的良药》既旧又新。旧是他的文章早就流传开来,只要是有心,都能找得到。新是编者用心,他们从梁先生散文中挑出最合适的代表作,精心编排,采用露脊背的线装装帧,珍而重之地送到读者手中。这些散文和每一个篇章浑然天成,仿佛就该这样。

他曾说:“文学的国土是最广泛的,在根本和在理论上没有国界,更没有阶级的限制。”梁先生从身边一蔬一饭写起,写自己写别人,追往昔望未来,谈古论今。

在《旅行》中,他说中国人最怕旅行,写了最常见的国人现象,笔锋一转写到了自己的外祖母。从大事入手,写细微处。让人可亲之余,又犀利地点出:“真正理想的伴侣是不易得的,客厅里的好朋友不见得即是旅行的好伴侣。”从古代背着行李铺盖的旅行写到借助现代化交通工具的出行。又从日常生活中着手,写出“千金易得,知己难求。”经历了真正的孤寂之后,人就会下意思地寻找同伴,哪怕不需要交谈,只要知道他们在就可。“大概只有在旷野里我们才容易感觉到人与人是属于一门一类的动物,平常我们太注意人与人之间的差别了。”


在文学题材上,梁实秋的笔是不受限制的。这种不受限还表现在他从不回避有些话题。他严肃又认真,除了好玩以外,他也探讨人生。《悲观》中,他用寥寥数语就写出:“悲观不是消极。自杀者常常是乐观的人,幸福者倒常是悲观的人。”而在《穷》中,他说:“穷不是罪过,但也不是美德,值不得夸耀,更不足以做人。”好的文学作品能穿越时间。他的文字即使是写于几十年前,放在当下诵读,仍然不过时。因为除了认真,他还直面了人性,有着对世人的悲悯。


《人间至味是清欢》里则全是他爱的美食。看他的文字,不能挑肚子饿的时候,否则馋虫一定会被勾起,让人觉得更饿,恨不得立刻拿起手机点外卖,化阅读为食量。在《面条》中,他写炸酱面。说妹妹小时候生病,吃了一小碗炸酱面后就病愈了。又抱怨自己很久没有吃到够标准的炸酱面,因为酱不对,面不对,面码不对,甚至于醋也不对。一个鲜活可亲、有趣又好玩的学者跃然于纸上。生活是美好的,最美好的化作一道道鲜美独特的食物。“不思量,自难忘。”热气腾腾、香喷喷的口腹之欲最后化为文字,尽显对生活本身的珍惜和享受。

《点滴往事心间温情》中他写友人,写老师,写曾经生活的地方。《回忆沈从文》、《忆老舍》中,他用闲笔勾勒出旧友的轶事,又深情回望他们的交往。“从文一方面很有修养,一方面也很孤僻,不失为一个特立独行之士。”“老舍的才华是多方面的,长短篇的小说、散文、戏剧、白话诗,无一不能,无一不精,而且他有他的个性,绝不俯仰随人。”看似不动声色,其实是于无声处听惊雷。在他的笔下,亲友们从桩桩小事中穿越时光,活灵活现。他们的才华,他们的日常扑面而来,时间在文字中隐去,唯有深情永恒。


《美是世间治愈一切的良药》色香味俱全。除了美食、亲朋,还有思考。在梁先生笔下,你看不到生活狰狞的面目,也看不到苦难悲伤。他不回避,也不伪饰,而是以恬然从容的态度笑看风云。也从另一个方面尽显梁先生本人的达观、豁达。就像毛姆《月亮与六便士》中所言:“人生漫长转瞬即逝,有人见尘埃,有人见星辰。”因为有过人生经历,他才会选择更多地去分享美和宁静。

所谓浪漫是以大家都能意会的东西来抵抗生活的庸常。“你走,我不送你。你来,无论多大风多大雨,我要去接你。”在梁先生的笔下,自有一个世界,那里不是只有这样的爆款金句,还有着一个文人极致浪漫的风骨和强大自在的内心。